兰斯9攻略   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薈萃
父親的背簍
2019-09-24    劉 霞    黑龍江林業報

兰斯9攻略 www.lvhewp.com.cn

  我的家依山傍水,可以說開門見山,進山聽泉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林區人靠山則吃山。導致小時候我總有一種錯覺,整座大山都被父親裝在了背簍里。記憶中家里有好幾個背簍,都是父親自己編的。父親跑山要背上這樣一個背簍,挖藥材、采薇菜、摘野果、采木耳、蘑菇……大山的奇珍異寶都在這背簍里沉淀。

  小時候,父親每次上山,我們都會在家耐心地等待那歸來的香甜。盛夏,山里蚊蟲很多,父親圍一條白色的紗巾,再涂些防蚊油,穿上一雙大水靴便出發了。七月是藍莓成熟的季節,離家不遠,鐵道東側有一草甸沼澤地,地里有大片的野生藍莓,斷斷續續綿延好幾公里。藍莓屬木科植物,一種矮灌木,大多一人高左右,生長在水濕地。每次跑完山,父親都會采幾枝較豐盈的藍莓果枝放在背簍的最上面,回來后分給我們每人一枝。熟透的藍莓飽滿晶瑩,表皮像涂了一層白霜,形狀如櫻桃大小,酸酸甜甜,一枝枝綴滿了密密的果子,讓人垂涎欲滴,有時存放好幾天都不舍得吃。


  從夏到秋,父親的背簍總是滿滿的,野葡萄從青澀的綠到霜打的紫,每一次品嘗都來自父親溫暖的愛。山核桃、榛子更是我們的最愛。每年秋天父親都會采大量的核桃、榛子堆放在板棚內,每天放學我們便鉆進板棚砸榛子吃。

  記得有一年秋,父親去采蘑菇,早上出發,太陽落山了依舊不見父親的身影。母親自言自語的念叨:怎么還不回來?母親的原則,不貪財、不戀山、采多采少,到點必須準時回家,可今天父親偏偏遲歸。母親爬上梯子向遠方眺望,我們分頭去路口等待,等得心急如焚,母親就急匆匆去找鄰居大叔們幫忙,大家分頭去找。每個人都在喊父親的名字,聲音在山谷里回蕩。夜色越來越黑,母親的心沉入谷底。漫長的夜裹著焦慮、猜測,盼望著,盼望著父親歸還的身影。這一夜母親整晚未眠,仰望的姿勢定格成一座山。

  “爸爸!爸爸!”小妹邊喊邊跑,遠遠地望見父親走來,晨曦灑滿金燦燦的希望。父親真的迷路了,從另外一個方向歸來。母親的眼里含著淚在遠處眺望,迷山的父親依舊不舍得把背簍扔掉,背著沉甸甸的一筐山蘑菇歸來,蘑菇上還有野葡萄、狗棗子……

  五味子、木耳、蘑菇、水曲柳籽、松籽、山丁子……父親的背簍已不能用數量和重量來計算。苗圃收山丁子果,于是父親帶著母親和姐姐一同跑山采去。山丁子果滿山火紅,綴滿枝頭;低矮的樹木伸手可摘,高大的要用木棒折彎采摘。山林里又熱又咬,灌木叢生,沒有路,只能在藤蔓間行走。那種苦上學時不曾體會到,后來結婚和愛人去過幾趟山,方知那山之苦,足之艱辛。一筐筐山丁子果就這樣被父親背回家,坐小火車去林場賣,晚上再走路回來。早出晚歸,來來往往不知多少趟。一斤6角錢,一個秋天,一筐筐山丁子果,用父母的血汗換來三百多元錢。這每一分錢都凝聚著父母的愛,浸透著父母的汗水,還有父親那寬大有力的肩。當時我一年的學費是三百多元錢,上學臨走前,母親把錢全部給了我。

  冬的快樂在叮叮當當的響聲中,在父親的背簍里。我們將母親秋天晾曬、去皮的山核桃、榛子拿出來吃。平日父親便將核桃放在爐蓋上烤,烤至裂口,用刀劈開兩瓣,放在盆內或盒子里,讓我們隨時可以吃。為了方便我們砸榛子,父親特意做了一個有坑窩的小板凳,上面有一個坑窩可以容納一個榛子大??;還給我們每人做了一個挖核桃仁的工具,這樣一來就更有樂趣。

  如今,背簍退休了,歲月滄桑像背蔞的網格,斑駁著記憶。已經衰老的父親依舊是我背后的一座山,那裝滿山一樣情懷的背簍,成了刻在我生命里的驛站。

  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兰斯9攻略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13